雨的随想

日期:2010-12-15 10:51:54 人气:0 加入收藏 标签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车站文化 > 正文

有谁说过,心晴的时候,雨天也是晴天,心雨的时候,晴天也是雨天。好像很久都没有下雨了,只记得初来时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,我和室友躲在公交站牌下,看着雷电清晰的在空中劈过,室友搂着我的肩说:“不要怕”。

每逢雨天,我便像一只不安分的兔子,喜欢撑了伞出去走走。可是冬天的雨,却让人望而止步,怕冷,便只有“听”了。“留得残荷听雨”,没有残荷,只有“临窗”了。雨,将漆黑的夜抛在身后,低吟浅唱,时强时弱,时高时低。有首歌叫做《冬季到台北来看雨》,歌词填的很美“别在异乡哭泣,冬季到台北来看雨,梦是唯一的心灵,轻轻回来,不吵醒往事,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……”,这倒像此时的自己,身为异乡。

   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,雨天总是容易让人想起很多,李商隐对妻子的情思也如丝雨一般缠绵悱恻。夜雨是诗意的,你会感受往常的世俗喧嚣一时浇灭,天地间只剩下被雨声统一的宁静,被雨声阻隔的寂寥。人人都悄然归位,死心塌地的在雨帘中默默端坐。外界的一切全成了想象,特别专注,特别遥远。

江南烟雨,如丝如雾,轻柔弥漫,像极了幽婉的民小调。在这种环境中,将自己幻想为一名隐者, 一个人住在乡间民居,选一别致的院落,晚间不困时,便翩然起身,披衣坐于窗下,侧耳聆听夜雨啜泣。点点滴,打着芭蕉,打着枇杷,也打着远处田间孤零零的稻草人。远山是那么幽暗,只在天与山交接处,尚存一丝光亮我想那可能是白天遗忘了的。窗外,墙角下,丝缕蟋蟀鸣叫声传来,仿佛想诉它对远方恋人的思念。然而,我却无心做它的听众,我只想伴着夜雨到天明。吹灭了红烛,想了想,觉得还是把它点着。摸索着寻找火柴,没找见,便作罢了。当我转过,忽感到外面明亮起来了,天边也隐隐出现了颗星。“今夜有你做伴,也不孤单了”我想。许久,夜色渐黯然,小星星也被一片浪云拥住,渐渐入梦了。静静地,我似乎听到它丝若细蚊的鼾声从天际传来,那一刻,我嗅到她甜美的梦。它见到妈妈,它那么瘦小,离开家,妈妈一定很担心很难过的。

况且她还有好多话要向儿诉说

嘘,小声一点!

小蟋蟀,小雨滴,轻一点!

们的小星星安然入睡吧!

雨听话了,更加轻柔了……

 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yc5s.com/show.asp?id=133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上一篇: 不刻意地存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