盐城汽车总站是盐阜地区最大的客流中心,日发班次1200余班,日均旅客发运量达2万余人次,是盐城市一个重要的文明窗口,在这扇文明窗口中,有一位深为广大旅客和驾乘人员熟悉和喜爱的服务员,她就是省优秀共产党员、省劳模“沙惠林服务班”班长━沙惠林同志。多年来,沙惠林同志把岗位当作奉献爱心的平台,坚持一切从旅客出发、一切为旅客着想、一切使旅客满意,带领服务班姐妹们,立足岗位,忘我工作,无怨无悔地为众多旅客道出声声问候、抛洒片片真情,谱写了一曲曲爱与奉献的青春乐章。她及她率领的“沙惠林服务班”也多次赢得社会各界的鲜花和赞誉。她本人被省交通厅、团省委评为“青年岗位能手”、盐城市“新长征突击手”、盐城市“十大文明使者”提名、“盐城市劳动模范”、“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”、“江苏省劳动模范”、“全国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”等殊荣。她率领的“沙惠林服务班”被授予“全国巾帼文明示范岗”、“省青年文明号”、“省服务明星班组”、“省群众性技术创新示范岗”等荣誉称号。

微笑在窗口,她以纯朴和真情,把融融春风吹进旅客的心田

        2004年春天的一天,沙惠林在候车厅打扫卫生时,发现东北角坐着一位老奶奶和一位小孩,老奶奶一副长吁短叹的样子。于是,沙惠林走上前去,问她哪里不舒服。这一问,老奶奶眼泪便流了下来。她说自己叫蒋玉珍,是镇江市人,小孩是她的孙子,叫严万红。严万红的爸爸严彭胜,因半年前的一次家庭矛盾,妻子被娘家人强行带回家后,严彭胜大脑受刺激后离家出走。后经多方打听,得知儿子在盐城帮人修电器,便卖掉家里的黄豆做盘缠,带着孙子一起到了盐城。可转了两天多,儿子没找着,钱却花完了。得知情况后,沙惠林一边安慰老人,一边从身上掏出100元钱,帮祖孙俩买来了饭菜和回家的车票。当沙惠林把她们送上车时,蒋奶奶拉着沙惠林的手说:“大姐,你真是好人啊!”送走了老人后,一个疑问在沙惠林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。在家千般好,出门一时难,在车站时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:有人丢了钱包;有人出来没找着工作却花光了盘缠;还有人因突发疾病而晕倒等等。如何帮助这些旅客呢?一个念头在沙惠林的脑海里闪现:如果每人拿出一点钱,成立“爱心基金”,就能让更多像蒋奶奶这样的旅客及时回家。第二天,沙惠林与姐妹们一说,大家都拍手称好。

        现在,“爱心基金”已在全站推广,并成为每一位员工为旅客奉献爱心的一种有效形式。几年来,爱心基金共收到捐款共3万余元,资助旅客约650人次,无偿捐助钱物近2万元。沙惠林自己收入并不高。但她时常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,为丢失钱包人购买车票、为无家可归儿童提供住所┄┄。八年来,沙惠林同志先后12次参加义务献血计3700CC,并于2001年3月加入了“造血干细胞自愿捐献者”行列。2004年、2006年她分别将荣获盐城市劳动模范、江苏省劳动模范所得2000元奖金全部用于特困旅客助行。


排忧见真情,她以善良和慈和,向身陷困境的旅客伸出友爱之手

        车站的服务对象都是南来北往的旅客,许多旅客人地生疏,随时都可能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。沙惠林同志想旅客所想,急旅客所急,竭尽全力地为广大旅客排忧解难,把温暖和爱心送给每一位旅客。
2007年2月9日下午,沙惠林和在站前广场巡视的服务人员发现站台上坐着一位老大爷,老大爷脸上显得很无奈的样子,并不时地闻到从老大爷身上发出的刺鼻之味。凭着职业的敏感,她们走上前,与老大爷攀谈起来。原来老人是上海人,80岁,无儿女,年前来到盐城亲戚家过节,可老人得过中风,有老年痴呆症状,手脚不太灵活。春节过后,亲戚给了老人一些钱,并叫了一辆三轮车,拉到车站,不再过问。她一听这情况,非常气愤,立即扶老人到售票厅,帮他买了晚7:00上海车票(因去上海旅客较多,只有晚7:00的班车可乘),又扶老大爷到候车厅,把他安顿好。沙惠林这时想到上海需要4小时,如果乘晚7:00的班车,到上海已是夜里面11点多钟,老人又是单身一人,且有病,于是她立即赶到下午4:00发往上海的班车,与车上的旅客协商,替老人改换班车,其中一位青年同志毫不犹豫地同意换乘。当她们把老人扶上车,部分旅客闻到老人身上的气味,不同意让老人上车。沙惠林又耐心地做解释工作,才把老人安排到座位上,临行时她又向驾乘人员交待,请他们一路上照顾这位特殊旅客,到上海后叫一辆出租车送其回家。
沙惠林月收入并不高,然而她为旅客所作的奉献和价值,是绝不能用工资来衡量的。她做好事不图名、不图利,她无偿帮助旅客,从不计较得失。许多旅客都要她留下姓名和地址把钱寄给她,她总是一笑了之。然而,她并没有满足于这些,她想到车站只是一个窗口,一个社会的缩影,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很多。一次她在报纸上看到南京市开展“春蕾计划”(是与失学儿童结对子,帮助失学儿童重返校园),她立即打电话到南京市妇女联合会儿童工作部了解详细的情况,当她得知有一名叫孙晔的12岁小孩,(高淳县古柏镇韩村人),家里只有爷爷、母亲及弟弟,父亲自1995年患病不能正常劳动,1998年病情加重,经医治无效,于2000年6月去世,因治病家里早已债台高筑,体弱多病的母亲已无能力供她上学。沙惠林从自己微薄工资中拿出300元钱,汇款到南京市妇女联合会,每年她都定时寄去300元,并不定期的购买上学用品寄给孙晔小同学,几年来资助钱物共计3000元左右。


服务在延伸,她以坚持和执着,为平凡的岗位增添绚丽的亮色

       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旅客对出行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沙惠林和服务班的姐妹们视今天为起点,坚持“微笑”服务、“您好”工程、首问负责制,让旅客感受到真情的服务,体验到家的温馨。
2006年11月上旬的一天,在常州打工的孕妇胡长梅预产期将至,便和打工的丈夫一起返盐生育。当晚班车抵盐,胡长梅腹痛难忍,便慌忙进入总站公厕。刚准备如厕,孩子随之降生。正巧,清洁工入厕打扫卫生,发现后就嚷开啦:“有人在厕所生下小孩了!”得知这一突发情况,服务班的姐妹们一下子忙开了。沙惠林第一反应打120,并立刻向领导汇报,同时安排人员在大门外等候急救车,并急忙奔进厕所将小孩抱起。这时120急救车赶到,她们和护士一起抬着担架将产妇送上急救车,并打车跟到妇幼保健院。产妇入院后,需交纳有关费用,而胡长梅从常州回盐时没带多少钱。沙惠林找到院长,为他们作了经济担保。经过2小时抢救,胡长梅母子转危为安。小孩突然降生无衣无物,沙惠林主动买来包裹衣服等。在胡长梅住院期间,沙惠林经常去医院探望。此事令胡长梅的家人非常感动,出院后特来车站表示感谢!
“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,难能可贵的是数十余年如一日在岗位上不断为旅客排忧解难”。有人说她傻,有人说她痴,有人甚至说她这都是在出风头,沙惠林对这些议论置之不理。凭着自己对事业的坚持和执着,为旅客谱写了一曲曲人在旅途的动人乐章。在所服务过的旅客当中,每个人都被她亲切自然的微笑,真情和温馨的服务所深深的感染着,其中有年过花甲的老者,有天真浪漫的孩童,还有身患残疾的弱势群体……无论是什么样的旅客,都会给他们留下温馨美好的记忆。

勤学增技能,她以进取和追求,让城市窗口更加靓丽

        客来五湖四海,语汇南腔北调。服务班还时常会碰到如聋哑人、外宾等一些特殊旅客。为了能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,沙惠林经常利用休息时间到聋哑学校学习哑语、向工学院的老师学习英语口语等,不断提高自身服务技能和服务水平。同时,她还不定期组织本班组的工作人员进行学习,努力提高团队的集体服务水平和整体政治思想素质。

        2008年9月8日午后,外面下着大雨,沙惠林看见一位老人浑身湿淋淋地,正东张西望地寻找着什么。她便走上前,微笑着问老人需要什么帮助,可老人从口袋里拿出写着“旅馆”的纸条递给沙惠林时,嘴里还冒出一串外语。通过文字传递,得知老人来自日本大阪,上午从苏州来盐,准备到丹顶鹤和麋鹿保护区去看看。下车后,老人想找一家涉外宾馆,但人生地不熟,找了半天也没找着。知道来龙去脉后,沙惠林专程把老人送到海悦大酒店,并帮助办理了入住手续。临走时,老先生再三鞠躬表示感谢。他事后留言:真没想到,在中国盐城这个车站里服务人员态度非常好,展示了改革开放后中国人的精神风貌。


奉献终无悔,她以正气和爱心,赢得来自社会的鲜花和赞誉

        车站是一个人员比较集中和繁杂的地区,尤其是春运期间,小偷、扒手等不法分子频繁出现在总站周边。沙惠林带领全班服务人员积极宣传,10分钟一次在广播中提醒旅客注意安全,同时配合保安加强对候车室可疑人员的监视和跟踪,让不法分子无机可乘,发现不良行为,当即制止,并对其进行教育。2009年元月24日清晨,盐都县中心镇青年陈荣国只身一人来盐乘车去上海打工。在汽车站附近有四个小青年见陈荣国孤身一人,向他走来,拦住他,要陈荣国拿钱给一些赞助。当陈荣国回答没有时,四个小青年二话没说,动手就打,逼他拿钱买烟。陈荣国被逼无奈,掏出身上仅有的200元钱给了他们后飞快地跑到总站。陈荣国带着伤痛、愁眉苦脸地在总站售票厅内来回走动。回去又不好向家人说起,乘车又没有钱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上早班的沙惠林在导乘台发现此情景,凭着职业的敏感,这位旅客可能遇到困难。于是她主动走上前去询问,当沙惠林得知详情后,非常气愤,带着陈荣国,直奔站对面的盐淮汽车站,很快发现了四个敲竹杠的小青年在路边游荡。沙惠林立即上前去拦住他们,义正言辞地指责他们,四位小青年见沙惠林一人,毫无恐惧地要动手打人。沙惠林见状,立即向他们表明身份,并声称已报了警。面对她的浩然正气,四个小青年最终将200元钱退还,事后陈荣国激动得拉住沙惠林的手连声称谢。

        近年来,沙惠林服务班和沙惠林本人所做的工作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,赢得了社会各界的鲜花和赞誉。沙惠林和她的姐妹们在三尺服务平台,为旅客提供舒心的服务,让过往旅客充分领略到盐阜老区的文明。她把人间的真情,淋漓尽致地洒满了窗口,感染着一个个陌生的、熟悉的旅客的心灵;她宛如一名“春天的使者”,给旅客以“春天的温暖”,谱写着一曲“真善美”的人间赞歌。